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觀點摘要 > 詳細內容

吳大磊:保持戰略定力助推生態文明建設“爬坡邁坎”

 

3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內蒙古代表團審議時強調,要保持加強生態文明建設的戰略定力,要探索以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為導向的高質量發展新路子。當前,我國環境治理力度逐步加大,生態環境質量持續好轉。但也應看到,環境治理進程總體仍處于“環境庫茲涅茨曲線”左側“爬坡邁坎”階段;生態文明建設仍處于壓力疊加、負重前行的關鍵期,提供更多優質生態產品的攻堅期和有條件有能力解決生態環境突出問題的窗口期。在我國經濟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過程中,污染防治和環境治理是需要跨越的一道重要關口,必須咬緊牙關,爬過這個坡,邁過這道坎。  

必須認識到生態文明建設的階段性和長期性

生態文明建設是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不僅牽涉到生態建設、環境治理、資源節約與利用等現實問題,也涉及到綠色生產方式和綠色生活方式轉變、生態理念和生態文化的培育等長遠問題;不僅要建設一系列環境治理“硬工程”,以解決當前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的突出環境問題,也要建設完善制度體系等“軟工程”,以促進形成保障生態文明建設的長效機制。因此,生態文明建設兼具階段性和長期性特征,需要長短兼顧、“軟”“硬”兼施,持之以恒。

生態文明建設的階段性體現在不同發展階段所呈現出的生態環境問題和采取的策略有所不同。環境污染具有區域發展階段性特征,在人均收入水平較低的工業化起步期,經濟規模擴張將伴隨著資源消耗和污染物排放的大幅增加,此時開展環境治理的技術和財力資源匱乏,需要更多地進行末端技術治理和建立環境準入門檻,緩解經濟規模快速擴張對生態環境的強大壓迫。在人均收入進入中高收入階段,此時有較充足的資源用于生態建設和環境治理,經濟社會對環境規制的承受力也大大增強,但呈現的環境問題也將更加復雜,應更多地采取輸入端治理策略,通過產業和能源結構優化來解決環境問題。當人均收入進入高收入階段,此時逐步邁向經濟增長和環境改善的雙贏階段,應立足建設完善的法規和制度體系來實現治理的長效;提供更多更優質的生態環境產品來滿足人民更高需求。因此,伴隨著我國經濟發展邁向新階段,新的生態環境問題仍會不可避免地顯現,人民群眾對生態環境的需求也趨更高品質和多元化,需要采取符合階段特征的應對策略。

生態文明建設的長期性體現在其不可能畢其功于一役,需要馳而不息,久久為功。生態文明是在對工業文明帶來嚴重生態環境問題進行深刻反思基礎上逐步形成的一種文明形態,構建這種人與自然和諧的社會形態注定是一個長期的歷史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準確把握污染防治攻堅戰與生態文明建設持久戰的關系,對嚴重影響人民生產、生活的突出污染問題采取嚴格的管制措施,運用打“攻堅戰”的方式在短期內解決;對生態文明理念普及、生產生活方式轉變等難以在短期徹底解決的問題,就要立足打“持久戰”。  

必須牢固樹立正確的生態政績觀

保持加強生態文明建設的戰略定力,需要領導干部樹立“生態守望、久久為功”的生態政績觀,處理好眼前利益與長遠利益、利在當代與功在千秋之間的關系,一張藍圖干到底,一茬接著一茬干,這樣才能保持生態文明建設工作的持續性。

牢固樹立正確的生態政績觀需要“功成不必在我”的高遠境界。生態文明建設需要各領域各方面全面推進,有些工作能短期見效,但有些工作很難做到立竿見影,需要好幾屆領導班子傳承接力才能完成。這就需要有“功成不必在我”的高遠境界,只要是有利于生態文明建設需要,就全力去做,為保護生態環境做出本屆任期內的努力。

牢固樹立正確的生態政績觀需要“難題不后移”的歷史擔當。推進生態文明建設,不能顧此失彼,只注重“易、短、快”的顯績,忽視“難、長、慢”的隱績。當前,我國正處于生態建設和環境治理的關鍵時期,肯定會遇到各種難題,領導干部在遇到這些困難時不能拖,越拖解決的難度越大,不能總想著把難題留給繼任者,留給后人,要敢于碰“硬骨頭”、敢于涉“深水區”。  

必須練就正確處理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關系的本領

保持加強生態文明建設的戰略定力,關鍵在于正確處理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之間的關系。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不是“魚和熊掌”只能得其一,兩者是相輔相成互惠互利的共同體。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綠水青山和金山銀山決不是對立的,關鍵在人,關鍵在思路。保護生態環境就是保護生產力,改善生態環境就是發展生產力。”各級領導干部就是關鍵的人,在推進生態文明建設過程中必須持續提升領導素質和能力,練就正確處理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關系的執政本領。

當前,在處理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關系方面出現的“兩傾向”現象或多或少都與領導干部的“本領危機”有一定關系。第一個傾向是重發展,弱保護。為了GDP不惜破壞生態環境的現象仍然存在;當經濟發展遇到一點困難,就開始動鋪攤子上項目、以犧牲環境換取經濟增長甚至想方設法突破生態保護紅線的念頭。第二個傾向是重保護,弱發展。為了完成上級考核目標,在環境治理過程中不顧經濟發展規律和實際情況,簡單粗暴“一刀切”,造成了許多不良后果。“兩傾向”現象產生的原因除了少數領導干部的思想認識不到位,更在于缺乏科學合理的應對手段。發展經濟不能以破壞環境為代價,生態環境保護也不能反對發展,這都需要有足夠的智慧把握好兩者之間的平衡。推進生態文明建設,需要以本領恐慌的饑渴感提升領導素質和能力,以同時應對經濟下行壓力和日益復雜的生態環境問題。只有這樣,生態文明建設才能成功“爬坡邁坎”,行穩致遠。  

作者系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環境與發展研究所副研究員